青川小姑娘

杂食 舟渡/喻黄/张楚/叶橙/王柔/高乔/肖戴/魏果/周江/双花/林方/杰医/羡澄/晓薛/轩离/巍澜/风情/花怜/双玄/暗云/武华武/少暗

【羡澄】当其中一方变小

这是自己突发奇想想到的,如果和别的太太撞梗了实在对不住!!
另外,挖坑多年我终于回来啦!!感谢一直关注我的小伙伴们!
本文私设羡澄同居。
于是蜜汁结尾。

正文——

魏无羡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怎么也找不着江澄,倒是江澄原先睡的位置那一坨乱七八糟的被子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他忽然感觉有点不安。

果然。

还没等他穿起拖鞋下床,一团黑影从他背后直扑过来。

于是魏无羡就这么被当做了肉垫。

“江澄?”他不确定地喊出声,随后又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。这屋子里除了他和江澄还有谁?

所以他想当然的以为这是江澄对他昨晚下手太重【bushi】的报复,好气又好笑地转过头,“ch……”结果他愣在了那里。

EXM??这是什么情况?

他和眼前的小正太蜜汁对视。

3,2,1。

小正太反手一爪子直冲着魏无羡英俊帅气风流倜傥倾国倾城【bushi】的脸上挠去。

当然后者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。

他还没爬起来好好想想怎么教训这个小屁孩,背上一声“咯吱--”魏无羡觉得他要和公司请个病假。

小正太显然觉得还不够,一脚踩在他头上跳下地,魏无羡顾不得喊疼,先一手抓住踩他头的罪魁祸首,一手撑着地爬起来,“我说你这小屁孩,别人家知不知道?你爸妈怎么教你的,还有你怎么进来的……”他滔滔不绝,却没注意小正太的表情。

“哇——”

魏无羡还是对这个小祖宗束手无策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嘟——”江澄的电话还是没人接听。

不会出什么事了吧?

魏无羡一边用肩膀和耳朵夹住手机,一边两手抓着小正太。瞧着瞧着,忽然发现这孩子依稀有点像江澄的眉眼。魏无羡想起前些天xx文学网著名作家——莲藕排骨汤大厨本人江厌离的bl新作——讲得是两个男主一方变小的故事。他忽然打了个寒颤。

“阿,阿澄?”他学着江厌离对幼时江澄的呼唤道,从个头看来,若江澄变小一事为真,此时的江澄应是方及五岁。

“……”那头的人儿抬起头看了他一眼。

……“喂,师姐,你的新作发我一份。”“对,就是那个bl的。”

看着书上最后男主变回去的方法,魏无羡不禁咽了咽不存在的口水。

这……让他和江澄接吻当然是没问题,但是,要他对着小了不知多少岁的小江澄下口,心里居然滋生出一波罪恶感。

最后,还是魏无羡的感性战胜了理智(bushi)。

哎呀反正江澄迟早都是我的人,早亲晚亲都没差……

魏无羡如是安抚了自己脆弱(并不)的心灵,干脆一鼓作气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啪!”

“魏无羡,大早上的,做春梦啊你!!!”来自一只炸毛澄。






哈哈哈四个人不管不顾一起修电机。什么?你问结局?当然是被屠夫一网打尽啊哈哈哈!

【羡澄】情人间的那种喜欢

#羡澄请注意#

#几句话晓薛,一句话聂瑶#

#本场最佳MVP:薛洋#

#一个想要开车却最终失败的写手#






-

M市最有名的酒店坐落在江畔,每每至日出或夕阳西下,这处的风景就无限好。而江澄自宿醉中醒来是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。初晨的曦光映在滩边。


如果不是身上莫名的酸痛和满室暧昧的气氛,江澄的心情也许会同这晨曦一般美好。


但是…


江澄听着浴室中哗啦啦的水声,再联系到自己身下的状况,不禁黑了黑脸。


窗外还刮着风。掀开被子,冷风立即席卷了江澄全身,使他无意识打了个哆嗦,随后终于想起来昨晚的一夜云雨。


-

昨晚他本来在宿舍好端端的写着毕业论文,却被一通电话生生打断了——来自魏无羡。江澄一边想着魏无羡大晚上的又惹什么事了一边停下了手中的工作:“魏…”


电话那头却不是魏无羡熟悉的声线。


“江澄,魏无羡喝醉了,大晚上的发酒疯,谁也拦不住….你来接他吧,地点就在我们以前一起聚餐的那家酒店。”嘈杂的背景音中还伴着魏无羡的大嗓门,显然醉得不轻。


江澄揉了揉眉心,内心骂着魏无羡不知分寸,大晚上的还喝这么多酒,嘴上却说道,“好。”


-

那头薛洋挂断了电话,转身,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出现在他的嘴角,小虎牙放肆的露出锋芒:“魏无羡,江澄我可替你解决了,晓星尘…”


魏无羡搭上薛洋的肩,一双桃花眼满含计谋得逞的笑:“你就放心吧,小师叔那我早就知会过了,估计现在已经到了吧。”说着他指指自三楼窗外望下去看见的晓星尘。“好好把握机会哦,哥可是帮你到底了。”


薛洋见着晓星尘,也顾不上和魏无羡贫嘴,只留下一句“彼此彼此。”就急不可耐地冲出门外,惹得身后的魏无羡又是一阵笑。


他想,自己也是这样的吧。


-

当江澄赶到薛洋所说的包厢时,便见得魏无羡一个人倒在沙发上醉的不省人事。


他叹了一口气,认命地走向魏无羡,他恍惚着想到,发小这么多年,每次江澄都是为魏无羡收拾烂摊子的那一个,仿佛已经成了一种习惯。


他莫名叹了一口气,继而自发的警觉起来,他刚才,竟然是想着一辈子帮魏无羡收拾烂摊子这件事,难不成…脸上隐隐有些发烫,江澄这下倒是庆幸起魏无羡是醉着的,看不到他的窘态,也不会知道他这不为人知的淫靡心思。


“…我们只能做兄弟,仅此而已。”尽管有聂明玦与金光瑶兄弟变情人的先例,他也不敢贸然。


是怕听到他不喜欢自己吧。


“谁说的?”


江澄暗叹,却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止住了脚步,他死死地定住,几乎是机械般的转头看到魏无羡似笑非笑的表情,意识在那一刻顿住了。


只有铺天盖地的晕眩与魏无羡在耳边的低吟,“我可是真心实意的想和你做,情人之间的事哦~”


-

然后?然后就由不得江澄了。








--------

后话:本来是真的想弥补上次点梗的小破车的,但是!

我果然是功力太浅了!

羡羡那句话原来是个表情包,原话是:

“虽然您不认识我,但是我是真心把你当亲老公看的啊!”

 

【羡澄】Hangover series 1

      #此系列会持续更新其他cp#

此次各大家族的酒宴江家的代表是江澄与魏无羡。


起初各大家族还心中惊了一惊,复又恢复了平静:江家小公子与魏无羡自小一起长大,虽非手足,但此情坚固。江家现任当家人江枫眠又是待魏无羡如自己所出般,甚至…给了他江小公子不曾拥有的宠爱。这么看来,江家以后落在谁手上还不一定呢。


不过他们也知分寸,有些话在心里想想就好,无需多嘴。


这次来酒宴的女眷不少,除就她们对于酒宴的新奇感,家中的长辈心中自有一番打算:若是在酒宴上与哪家少爷看对了眼,不仅门当户对,还能顺理成章地合作,稳固自家的地位。而在各长辈的眼中,最合适联姻的对象莫过于是江家的小少爷——江澄。


于是江澄自进入酒宴的那一刻起,周身便慢慢被各千金包围了,扰得他一阵手足无措,脸上的表情也从未如此丰富过。他求助的目光下意识地望向了魏无羡原来站着的地方,目光所及之处,却是魏无羡与一女孩畅谈的场景。


不知为何,江澄心里没由来的烦躁,出自一种自己也说不清的情绪的冲动,他不再拒绝各千金的示好,与她们举杯畅饮起来——这正好与他内心的想法背道而驰。


不过,毕竟还只是20出头的青年,江澄在灌下不知第几杯蓝家的天子笑后,昏昏沉沉倒在了沙发上。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,他看到魏无羡走了过来,似是说了一句什么,他努力凑近想要去倾听,却无济于事。


渐接近了凌晨,酒宴也差不多散了。魏无羡望着醉得不省人事的江澄,颇有些无奈地笑了笑,眼底深藏不易发现的宠溺:“江澄,回去了。”


“……”


江澄小声嘟囔了一句,因为说的不清楚,就连魏无羡也没听清他说的是什么。


一旁跟来接送他们的老管家走上前,小声询问:“无羡,阿澄这醉得也是迷迷糊糊,我们不若先回去吧。大小姐在家中也早早备好了醒酒茶。”


魏无羡顺着他的目光又望了一眼身后的江澄,正巧撞见江澄无意识皱起眉头微微嘟起嘴的模样,触及了他心中的那一根弦,也勾带出他暗藏十几年的不为人知的心思。


是的,他喜欢江澄。


一开始的时候,他以为他对江澄只不过是兄弟之间的情谊,殊不知,这情谊在一日日中早已变为了情意。当魏无羡在梦中梦见江澄时,他便确认了这一点。


他倒也欣然承认了自己内心的想法,自此以后,他看江澄的眼神都暗含了说不出口的情意。


他为何不坦诚地告诉江澄自己内心的想法,这点他再清楚不过。自家发小兼梦中情人是个不折不扣的直男——尽管他最爱的颜色是紫色。


不过他倒也庆幸这一点,使他每次在对上江澄时快要溢出来的满腔情意都顺利地掩盖了过去。


--

出自他想要与江澄独处的私心,他让管家先带人回去了,自己扶着江澄待会走回家,美名其曰吹吹风清醒一下,实则为了欣赏江澄自成年后难得的丰富表情。望着江澄,魏无羡笑得开心。


能怎么办呢,自己喜欢的样子都是他。


不过现实是,他终于发现了扶着个醉鬼走路是多艰难的一件事,他咬咬牙,索性背起了江澄。


魏无羡走路从来都不会正正经经的,但这次却出奇的平稳。他听着背上江澄均匀的呼吸声,想着要是这条路一直走不到尽头该多好,只有他和江澄。


他望着近在咫尺的江家府邸,微不可及地叹了口气。


背上的江澄却在这时迷迷糊糊地醒了,勉强睁眼辨认出背着自己的魏无羡,瞬时气不打一处来,挣扎着从魏无羡背上下来。魏无羡怕他摔倒了,连忙转过身去查看江澄,却看到气呼呼的他,愣了一瞬,随即又若无其事地带着他一贯的笑问江澄怎么了。


若是换做平时的江澄自然不会回答他,但这毕竟是酒醉的江澄,他现在所有的做法都不加思索,在酒精的作用下,江澄几乎是吼出来的:“谁叫你与那女孩谈的那么愉快!”


起初魏无羡还未反应过来,后来忽然明白江澄指的是什么事,心里突然有了那么一点的盼望,他凑近江澄,任凭酒气充斥着自己的鼻腔:“怎么,阿澄这是…吃醋了?”阿澄这个称呼,很久没用了。


江澄还真的顺着他的话答了下去:“对!那又怎么样!”


魏无羡的眸光一下变得火热:“继续说。”


江小公子这下却沉默了起来,就当魏无羡以为江澄酒醒了想要说什么的时候,江澄忽然满面通红地抬起头,几乎是微不可弱的发出了声音:“魏无羡,我喜欢你。”


魏无羡这下是真听到了。欣喜,震惊…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,汇集出了他的一句“我也喜欢你”。


 

这世间最好的事,莫过于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。









 

50fo点梗

我这么一个懒癌写手居然能到50fo,还是要多谢各位。
之前点梗的坑在寒假会陆续连载。
这次点梗cp如下:

羡澄

晓薛

双壁

仪桑

轩离

眠鸢

恶友

聂瑶


各位随意。
占tag抱歉。

【羡澄】灯火阑珊(2)

#前文戳首页#
#羡澄羡无差#
#羡澄灵魂互换请注意#







魏无羡离江澄还有一步。




他只需伸手便可碰到他。




但他们像是心有灵犀般。




谁也没动。




仿佛一走出那一步这一切就会破碎。




最后,魏无羡走近了江澄,低声地像是询问像是陈述事实:“我没做梦...”




“阿澄,真的是你?”




十三年了。




在混沌中的十三年我想的都是你。




他们俩就这么静静的望着对方,就连呼吸,都变的小心翼翼。只是怕这都是一场繁华梦境罢了。



不知是谁家垂髫,嬉笑玩闹着,兴致冲冲地往人潮汹涌处挤去,奈何黑衣的魏无羡即使在灯火通明的黑夜依旧不显眼,被某个急冲冲的孩子这么一撞——




跌进了江澄的怀里。




未缓过神来的江澄被猛地一撞,下意识接住了魏无羡。一瞬间,淡淡的莲花香盈满魏无羡的鼻腔,一如十三年前那个荒唐的夜晚——有他,也有江澄。




魏无羡几乎是贪婪的呼吸着,手上力道也不由得紧了紧,这倒是令江澄回过了神,转而开始挣扎起来。




谁承想,他的手方才好不容易地脱离开来,紫电还未来得及出手——他本不愿在盛事集会下出手,他的意识便恍惚了一瞬,眼前莫名一黑,只得暂时收回使出紫电的念头——以免误伤到旁人,挣开魏无羡的拥怀。出乎他的意料,他只轻轻一挣,魏无羡便脱了手,似是无力一般。




他心下起疑,以为魏无羡又要使出何等幺蛾子来,待到眼神再度恢复清明便朝对面人投去锐利的寒光,却在望见那人面孔时呆愣住,竟是结巴了起来:“......魏,魏无羡?!”却只听得魏无羡的原声脱口而出他的话语——这下他算是明白了——他和魏无羡竟是阴错阳差地换了身,穿了魂。




怪不得魏无羡怎呢突然就放了手,原是和自己一样!



一向好语的魏无羡也没再开口,想必也是诧异。




最后还是远处的声音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。




“舅舅——”











-
原本的中篇怕是要变成长篇.
几万年才更新的瞎写系列.

没人看到我昨天那篇文吗...
老福特我可没有备份这一操作...

【羡澄】来日且长(新年福利产物)(大纲)

#标题和内容无关系系列#
#主cp羡澄,副晓薛,聂瑶,岚宁,轩离,双壁,wx单箭头,ky勿入#
#现代校园向,架空#

设定:
晓星尘,蓝曦臣,宋岚,聂明玦教授,其余人均大二.

宿舍501:
魏无羡,江澄,薛洋,金光瑶.
宿舍502:
蓝湛,聂怀桑,金子轩,温宁.

就先这么吧.

脑洞也很多先捋捋,到时候再补.

这篇文大概今明两天开始连载.长篇欢脱向.

新年福利

5热度 一篇短篇 【羡澄/晓薛/追凌/聂瑶/仪桑(其中之一】
10热度 中篇甜饼【羡澄/晓薛(之一)】
20热度 中篇甜饼【自点cp】
45热度 长篇HE/BE【cp羡澄/晓薛/仪桑/追凌】






最后最后!100热度....一辆小破车?

多的热度以此类推.
我怕是药丸...


给自己一个更文的动力!

【羡澄】暗夜(上)

#羡澄请注意,ky勿进#
#突然冒出的脑洞#
#架空,cp羡澄,晓薛,一点点湛澄,还有点聂瑶#
#有重要人物死亡#
#中篇,以为一篇就可以完结的我太天真了#
/题外话:我大概是最懒的一名写手了/












是夜。



大都市的夜晚从来没有平静,巴黎也不外乎。



灯红酒绿的酒吧外,行色匆匆的紫衣男子步伐平稳却急促,皮鞋落地的哒哒声与雨珠的嘀嗒盖过了身后帆布鞋的声音,却瞒不过男子的耳朵。



到了一处拐角,他顿住了。



几乎是同一瞬间,那抹身影也停在他五步开外,没有任何动作,白衣被雨水打湿,那人却只是皱了皱眉。



紫衣男子似乎有些不耐烦,转过身来,站立住,嘴角勾起一抹似嘲讽似挑衅的笑:“蓝二公子,这么闲啊。我想,这种跟踪人的勾当,蓝家家规里是明令禁止的吧。”明明是疑问句,却被男子的语气折成了陈述句。



那人没有反驳,眼神里却满是坚定:“不可。”



江澄并不惊讶于这番话,反倒挑了挑眉,勾起一抹标志性的冷笑:“蓝湛,我想我没有必要听你的话吧。再者...”他顿了一顿:“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们的机密任务的。”



这回蓝湛却梗住了,没有即刻应答。江澄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,三步走到蓝湛面前,对上他的视线,眼里的神色晦暗不清:“蓝二公子,管好你自己。”



语毕,毫不留情的离开,衣摆扬起的风也随之而去,只余蓝湛在暗处望他的最后一眼以及匕刃刺入血肉的声音,银光隐没在暗夜中。



'阿澄,我只能护你到这了...'



血染红了衣衫,落在地上与雨水混为一体,无人知晓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

而那声叹息,江澄没有听到,也不会再听到。





-
江澄自是不知晓身后的一切,也不知前方等待他的是什么,但他只能往前,别无选择。



他走进街角不起眼的酒吧。刚进门,便被铺天盖地的烟味酒味香水味混杂在一起的气味熏得咳了半天。待他再缓过神来,早已被人们挤到舞池中央的地方。他抬起头,因咳嗽呛出眼泪的杏目颇有些迷茫地环顾四周,只看见眼前一个黑色的身影。



那人似是仔细瞧了瞧他,末了,迟疑道:“江澄...?”



是了,是他,魏无羡。



江澄脑中的弦一瞬间断了。



因为他清清楚楚地听到隐形耳麦中金光瑶的声音:“他就是目标。”



江澄平时能言善辩的口才一下子全不知抛到哪里去了,他半晌才略微艰难地憋出一句话:“好久不见,魏无羡。”





-
江澄其实并不是孤身一人。



在十几年前,他身旁总会有一个身着黑衣的人每日晃来晃去,不知恬躁:



“江澄江澄,你看我...”




“江澄,我又比你考的好哦...”




“江澄...”




但都过去了。



自从魏无羡出了那档子事之后,他便去了国外,一去就是十三年。



江澄等他也就等了十三年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下一章再交代以前的事和忘机的事吧
下一章多是回忆向
有澄澄和羡羡的回忆和湛湛对澄澄的回忆

结果晓薛没有出场,大哥也没有冒泡,瑶妹也只有一句话,所以先不带他们的tag了.




最后,晚安.